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六十七章两浙

作者:克里斯韦伯更新时间:2017-12-10 08:22:41
  “是他?“对于当时航行于南中国海的人来,郑芝龙是一个绕不开的名字,这个出身福建南安的少年,在4岁为福建巡抚熊文灿招安时,已经是中国东南沿海的第一大海商和海盗,他企图垄断中国与日本、中国与南洋的贸易,这与以垄断东方海上贸易为己任的荷兰东印度公司产生了尖锐的矛盾,双方剑拔弩张,战事一触即发,像这样的人物席尔瓦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嗯,这个情报可不便宜!“德萨尔塞多总督冷笑了一声:”三个月内交给他一百名受过良好训练,装备齐全的步兵,此外还有一条准备齐全的加利恩帆船,由一个精通军事的绅士率领为他服务三年,而他则提供优厚的薪饷,战死者有十二个月的薪水作为抚恤!看来这位尼古拉公爵也有不少麻烦呀!“

  “席尔瓦少校!”德萨尔塞多总督突然提高了嗓门:“我并不清楚这位实力雄厚的尼古拉公爵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不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任何能够伤害到荷兰人的行为都是天主嘉许的。这个尼古拉对福摩萨岛(即台湾)有野心,而荷兰人在那儿有两个据。你知道我需要更多的军队来守卫马尼拉。我已经下令治安官把所有能找到的流浪汉都抓起来,你还有权赦免监狱里的所有罪犯,此外我还给你二十个老兵作为士官,三个月后我需要看到一切都准备停当,你知道了吗?”

  “是,阁下!为上帝和国王服务!“

  浙江、杭州,两浙巡盐御史府。

  上午巳牌时分,暖暖的春日照在房檐上,几只刚刚归来的燕子正在房檐忙碌的筑着自己的巢穴,不远处一株桃树花开的已经快要败了,树枝上长满了绿叶。只有四五朵还勉强的开着,地上到处都是散落的花瓣,像是给地上铺了一层粉红色的毯子。府邸的后花园外便是西湖,湖面上传来一阵阵贩叫卖水果吃食的声音,这些贩的叫卖声也带着几分杭州人所特有的慵懒劲头,简直让人无法相信与此同时,大明的西北与东北正在同时进行着两场残酷的战争。

  赵有财喝了一口5555,m.≥.c←om碗里的茶水,已经加了十几道水的味道已经寡淡的和白水没有区别了,从一大早等到现在,空荡荡的肠胃被茶水一冲。饥火更是直冲脑门,他再也忍耐不住,将茶碗往旁边的茶几上一顿,向一旁的给他加水的丫鬟问道:“娘子,敢问一句还要等多久?”

  “哎呀呀,侬怎的这么性急,奴家不是刚刚过了,老爷昨夜与知府大人饮宴,多饮了几杯。只怕是要起的迟了些,且耐心些,耐心些!”那丫鬟是江南女儿家,又是十三四岁的好年纪。正是如水一般的后生,吴音侬语听起来更是入耳便醉人三分,只可惜赵有财早已心急如焚,他得了刘成的号令后。就带着吕伯奇给他开的这份拜帖,带着随行人马一路往杭州来,只想着早早的拜会过了这位两浙巡盐御史大人。再赶去祁门茶市,不定还能赶上今年的春茶的尾巴。他到了杭州后,便立即投了拜帖上门,却不想遇到这样一番光景,自己从一大早坐到快中午了,那位御史大人还在高卧床上,他在刘成手下干的久了,早已习惯了随到随见的作风,一下子碰到这等慵懒的作风,还真有些适应不了。

  赵有财又等了一会儿,只见得堂下的檐影越来越短,筑巢的燕子的渣渣声越来越大,心头的火气也越来越高。他暗想也不知道这位御史老爷啥时候才起来,干脆自己先回去填填肚皮,然后逛逛杭州的茶市,心里有个底,然后见过这位大人就可以直接去祁门了,省下一日便是一日。想到这里,他站起身来正准备告退,从里边走出一个身着宝蓝色袖的婢女来,她向赵有财福了一福,道:“赵先生,我家老爷已经醒了,他看了您的拜帖,请您马上去见他!”

  赵有财了头,便随着那位婢女穿过后堂,过了一条游廊,一路上十分寂静,整个院落就好像他的主人一般,刚刚从睡梦中醒来。赵有财也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穿过两重院落后,来到一处精舍门前,那婢女转过身来,灵巧的挑起了帘幕,做了个“请进”的手势。赵有财向那婢女了头,走进屋内,一股浓郁的香气顿时扑鼻而来,让他有些不习惯,不禁打了个喷嚏。

  “是赵先生吗?“一个声音从屋内传来,赵有财往声音来处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绯袍的男子正背对着自己,坐在一面半人多高的铜镜前,两个婢女正围绕着他,替他梳理头发,整理衣衫。赵有财赶忙上前行礼道:”鄜州监生赵有财拜见御史大人!“

  “免礼免礼!”那男子指着自己身旁的一张椅子笑道:“赵先生请坐,伯奇兄的拜帖我已经看过了,他与我乃是会试的同年,宛如兄弟一般,他在信里请我关照于你,我也就把你当自家人一般,行事脱略了些,无礼之处,还请见谅!“

  赵有财在椅子坐下,只见那男子生的浓须长眉,肤白身长,乃是个少见的美男子,最多也才四十出头,比吕伯奇少也了十来岁,赶忙欠了欠身子道:“御史大人言重了!”

  此时丫鬟已经编好了发髻,那男子转过身来,笑道:“本官姓王,名柯,字端成,既然先生也是士林中人,那你我就以名号相称吧!“

  赵有财见对方表现的如此的亲密,方才的怨气早已烟消云散,笑道:“那学生就托大了!“

  “时日已经近午,有财兄还没有用过午膳吧,不如便在这里一起用吧!”到这里,王柯不待赵有财话,便对一旁的婢女吩咐道:“今日我午饭便在书房用了,让夫人他们不必等我了!”

  “是,老爷!”

  赵有财随王柯去了书房,早有酒肴送了上来,酒过三巡,那王柯便开始询问吕伯奇在鄜州的事情。赵有财将吕伯奇在鄜州、同州、宁夏的事情向王柯粗略的讲述了一番,他自然不会讲吕伯奇为流贼生擒,因人成事的事情都出来,而是将许多刘成的功劳都张冠李戴,尽数归功于吕伯奇,几乎将其的是诸葛复生,王猛再世。听罢了赵有财这番讲述,王柯半响无语,突然摇头叹道:“当年与伯奇兄抵足读书时便知晓他胸怀奇略,这些年官场蹉跎。我也时常感叹造化弄人,让天下奇才沉沦下僚。现在看来只不过是时机未到罢了!“

  “胸怀奇略?我咋没看出来!你这厮能看出来,倒是奇怪了!”赵有财腹诽道:“不过这厮有句话倒是没错,人的命运果然是造化儿的囊中物罢了,那吕伯奇若不是遇到了刘大人,这辈子最好的结局也就是带着几万两银子回家买田建舍,当个富家翁罢了,哪里能有今日?我这次的机会也一定不能错过了!”想到这里,他笑道:“吕大人此番遣在下前来。其实为的也是抚夷之事,还请大人出手相助!”

  “抚夷?”王柯闻言一愣,问道:“这从何起,还请赵先生详解!“

  “端成兄有所不知。这仗是打赢了,可光打赢仗不算完呀。士兵要发军饷,屯田治军哪里不要用钱,可朝廷眼下的情况您也是知道的。一个盖子要盖三个锅,早已是捉襟见肘,要有钱。只有自己想法子。”到这里,赵有财停顿了下:“吕大人考虑了之后,最后决定还是在茶上下功夫!”

  “茶?“王柯立即就明白过来,笑道:”想不到伯奇兄不但胸中有韬略,连经济之学也有涉猎,看样子再过几年入阁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不过我只是巡盐御史,对茶这方面恐怕是帮不了什么忙了。“

  路上赵有财早已将事情的原委想的通透了,他见王柯露出了推脱的意思,赶忙笑道:“端成兄,吕大人托在下此番来,还带了一份薄礼,还请您收下!”罢,他转身对外边人吩咐了几声。王柯笑道:“伯奇兄这就有些多余了,我与他乃是同年,如同兄弟一般,这倒显得生分了?“

  话间,一名随从已经捧着一只包裹送了上来,赵有财郑重其事的接过包裹,放到王柯面前,一边解开包裹,一边笑道:“这些是吕大人从一个来自极西之地的蛮邦商人那儿带来的,还请端成兄收纳!“

  王柯本来眯着眼睛,脸上露出不以为意的神色,两浙巡盐御史在大明也是排名前十的肥缺了,他什么奇珍异宝未曾见过?只不过眼见吕伯奇前途无量,便是千里送鹅毛,东西贵重与否倒在其次,这份情谊却是难得。可随着赵有财解开包裹,他不禁轻呼了一声,身体前倾,半边屁股离开了椅子。

  原来那包裹中放着一对貂裘,绒毛丰厚,针毛灵活,色泽光润,华美轻柔,貂皮呈黑色,毛发尾尖略带一紫色,当中夹杂着一银白色的星。他伸出右手,轻轻的抚摸了下那对貂裘,只觉得指尖到处,便带着一股暖意,又掂量了下,只觉得轻若无物,当真是稀世珍宝。

  “这,这难道是传中的紫貂?”王柯的声音都有几分颤抖。

  “端成兄好眼力!”赵有财见王柯这般模样,心里那块石头已经落了地,赶忙接口道:“这正是上等的紫貂皮,那蛮邦叫做俄罗斯,土地贫瘠,林木茂盛,气候苦寒,是以野兽皮毛丰美,产出的貂皮便是辽东紫貂也不能及。用这貂皮制成的裘装,得风则暖,指面如焰,著水不濡,雪即消,当真是难得的宝物!吕大人让我带来赠与您!”

  “这个,这个!”王柯拿在手上,不出的喜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什么好。古代中国人冬装素来以动物皮毛为上品,《论语》之中便有乘肥马,衣轻裘之,一件上等皮裘价值千金,丝毫不足为奇。当时明国的主要皮裘输入来源便是辽地,但由于与后金连绵不绝的战事,上等皮裘的输入也大为减少,其价格也更是以直线上升。王柯很清楚像这样上等的貂裘,就算是在南北两京都很难用钱买得到的,无论是自己穿用还是当做礼物赠送给同僚上司,都是用处极大的,算起来这一对皮裘就足以答谢他先前送出的那一批盐引了。

  “伯奇兄送来如此厚礼,在下也只有却之不恭了!”王柯终于恢复了镇定,他对赵有财话的口气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个带来如此厚礼的使者,无论如何也是应该得到相应的重视的。

  “端成兄,大人还有一件礼物让我交给您!”赵有财拿开皮裘,露出下面的一只巴掌大的皮盒来,送到王柯面前。王柯有些犹疑的看了看对方,心的打开了皮盒,只见里面放着十余枚约莫手指大的红宝石、玛瑙、绿宝石,在从窗户投射进来的阳光下显得绚丽无伦。

  王柯深吸了一口气,才将又一声惊呼咽进了嗓子眼里,他闭了下眼睛,好让这些珍奇的宝物离开自己的视网膜一会儿,待重新睁开双眼的时候,他用力合上皮盒,将其推了回去。

  “端成兄,你这是为何?”赵有财惊讶的问道。

  “这份礼物太重了,无功不受禄,你回去待我谢过伯奇兄,这份心意我已经收下了,但东西璧还!”王柯的声音不大,却十分坚决,他好歹也是在官场上打滚过十几年了,岂不知道天下间没有免费的午餐?吕伯奇虽与自己是同年,可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联系了,更不要他现在隐隐间已经位居自己之上,那对貂皮还能是还自己盐引的情,这些宝石怎么也不过去了。

  “大人!”赵有财心的将皮盒又推了回去,笑道:“学生有几句私密话,您可以听听,若是还不想收,学生再带回去不迟!”(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